她怎么也不会明白.在她失去结交朋友的机会的


小的告别仪式,没人能把话讲完,大家都呸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小静的妈妈跪在她的尸体前面跟她告别,一头栽地上昏了过去。
我过去告别的时候,看见她的丧衣下面都湿透了,不停地往下
酒着水。她体内的冰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融化完。
    当她被搁在焚尸炉的架子上往炉膛里推的时候,我看见了
红红的火舌.伤一群怪目的爪子,疯狂地挥舞着。那炽热的火
是鲜活的,而冰凉的她是死的。”
    她在日记本上用一整页写下一句话
近!。
    直到么么考上大学,才回过头来抱怨我说,妈妈,我们住
的小区里有那么多孩子,我一个朋友都没有。我常常看着他们
在楼群外面玩闹,你一次都没让我去和他们玩儿过。我无语,
她怎么也不会明白.在她失去结交朋友的机会的时候,我的朋
友圈子也消瘦得像一层薄膜。我承认自已是一个无比失败的妈
妈,若是日子能回过头来重新走一次,我宁可她什么都不会也
要给她一个快乐的童年。但是,上帝不会让任何人走回头路的,
你生命中的所有一切.都是你该有的。如果没有,就是你不该有。
    那一刻,我突然就接受了我父母的活命哲学。
我和陈琳的关系就非常好。后来我们两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