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的双重压力,小小的年纪就开始早恋。家里知


再过不去的事,只一会儿就想开了,而且从来不计前嫌。致命的
遗传就是不要强,上幼儿园时孩子们每天都为争则、红花高兴或
者不高兴,她从来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说,要那干嘛.买一张
红纸可以做一大维。上小学仍然是我行我家,粗心大意,每一次
考试总要被扣分,而且总是能找到借口和退路。她说又不是不会,
下次给你们考个一百分看剧结果永远都没拿到过一百分。她参
加钢琴比赛得第二名,说下一次看吧,下一次仍然与第一名无线。
我们常常为么么的达观欣慰,觉得孩子这样也好.将来遇事不至
于太脆弱(幸亏她不脆弱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)。但同时也不无
忧虑,她这样的个性注定了她的未来,她不会成为一个好的音乐
家,或者其他什么家,她缺乏走到最后一公里的毅力。
    高中三年级,她非常要好的一个同学出事了。这个名叫小
静的孩子曾来我们家吃过几次饭。她是个复读生,像她的名字
一样,文文静静的,一说话脸就红。可能因为受不了家庭和学
校的双重压力,小小的年纪就开始早恋。家里知道这事后,专
门让老师安排几个同学监视她。一个下昌的夜晚,天气预报说
最高温度只有零下十七度。她趁大家都蒙头大睡想翻窗逃出去,
抱着下水管道向下滑.不成想管道上面全都结成了冰。像根自
由坠落的冰棍一样,她呈加速度撞向了地球。
    “第二天早上,我们被召集到楼下,”么么在日记里写道,。她
的身体已经成了一蛇冰。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怎么的,我们都
浑身打着哆味。没有一点声音,也没有人哭。
    送去火化的时候,我求妈妈跟我一起去了。举行了一个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