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生他们的气。事情完全颠倒过来了,常常是我


他们放床上他们就睡床上,放地上就唾地上,绝对不争取不抵抗。
他们进入晚年后,对孩子更是不抱远大的期望,他们鼓励我们
努力,教导我们做正直善良的人,我们有安定的工作和平安的
生活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。对于孙辈更是得过且过,为此我常
常生他们的气。事情完全颠倒过来了,常常是我对他们满心朗
根铁不成钢。我原来在机关做行政工作,后来改行做专业作家。
妈妈经常发愁,说你整天都不干正事儿,写什么啊写,哪有那
么多要说的事儿?我父亲的口才非常好.当了几十年的地方主
官,从来不用秘书,大小会议讲话都不用讲稿,出口成章。父
亲对文字应该是很敏感的,但是我写的小说他看都不看一眼——
不过也不尽然,有一次他住在我们家,我去他们的房间找东西,
看到我的一本小说集正被他捧在手上,他见我过来像火烫一样
地丢开——有老朋友祝贺他,说你女儿很了不起,写了那么多
文章,他只哼一声表示不屑。在他的儿女里,他和母亲可能觉
得我是最不务正业的一个孩子。。写作“这件事,在他们宏大而
空虚的生活词汇里,估计连一个职业都不算,只能算是一桩按
机,甚至连手艺活都不如。尤其是我的父亲,他这一辈子没有
任何谋生的本领,除了干革命——开会,检查,汇报,政治学习,
组织活动,这是他生活的全部.一旦没有了这些,他就完全职
离了。生活”.家只是他的一个完。
    么么上初中的时候是寄宿制。现在我想,她能从那个学校里
走出来,而且心理还这么健康.多亏了我父母的影响。她基本上
算是被姥姥姥爷带大的,她的‘性格中有许多姥爷的影子,大脾气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