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看到奶奶的失态。睡觉的时候他发现奶奶在


来洒了香水的热毛巾和瓜子糖果;爹地还带他到外国人开的咖啡
屋醉,听爵士乐.看水于的舞蹈。爹地用一只手夹着烟卷v一“只手
恍恍银银地从n袋里掏出银元赏给那些洋人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奶奶说,城眨才合真正焊看的东西.城翌才是真好啊:
    城电对童午的土析险来说是个多么空洞的概念啊:远远没有
被奶奶关在门外、却仍免不了飘过来的一星半点的枪炮声更具吸
引力。但是,这个时候的奶奶看上去是那样的神圣不可侵犯,她把
王祈险搂在怀里,搂公她的城市里,紧紧地。王祈隆不敢违抗她,
他怕她,他也不想让他的奶奶伤心。
    54祈随是听话的,奶奶比他怎么做他几乎都没有违抗过。可
他也有督不体自己的时候。当然,也许他能管得住,他是故意让自
己管不住的。他放了学破天荒没有回家去.他追着他的那些同学
到河边去了。他穿得太干净,他们就欺负他,把他的身上弄得全是
泥巴。他们起哄,他们以为他会哭。可他一直笑,他觉得太好玩
了,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快乐过。他和他们一起玩到很晚,玩到天都
黑了。奶奶在村口等着他,他以为她是会打他巴掌的。可是奶奶
没有打他,奶奶连骂他一句都没有。奶奶给他仔细地洗了,奶奶没
到他的脚的时候突然失声地叫了起来。奶奶的叫声把他吓得汗毛
都立了起来。他在奶奶的叫声里发现,自己左脚的脚跟骨的内侧
长出了一块隆起的小骨头。奶奶突然把他丢下不管了,那是他第
一次看到奶奶的失态。睡觉的时候他发现奶奶在哭,他长到八岁
第一次看见他的奶奶是合流泪的。奶奶的眼泪把王祈随心里滋生
的快乐一星一点地浇灭了,他知道自己惹下了大祸。他把自己隧
起来,一点一点地送进奶奶的怀抱里,送进奶奶的城里。然后,无
声地咀了一日长气。
    王祈隆上中学了。中学是设在公社镇子J:的。公社镇子距大
土庄十儿里的路程,一个礼拜才能回家一次;奶奶仍然是走的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