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族里的人乱发脾气,蒙田对这一点非常反感,


就会无动于衷,因为这个办法你已经对他用过一百次了,而责骂
仅仅是由于你的仆人没有刷干净一只杯子,或是没放好一张凳
子。发怒时要有目标,对谁发怒就应该让他听到,因为很多入习
惯于在被指责的人没有在场时就开始责骂,等他们早已离开了,
还在那里责骂。骂得丧失了理智的时候,就是在责骂自己。”
    家族里的人乱发脾气,蒙田对这一点非常反感,这样会使他
的心情变糟,扰乱他的心境,令他无法专注于他想做的事情上。
蒙田说:“当我们发火的时候,干万不要责打自己的仆人,当我
们火冒三丈时,心跳加剧,就应该把事情往后放放,等平心静气
之后,再回过头来看这个问题.可能我们对事物就会有不同的看
法。冲动的时候,是情绪在指挥着人说话,而不是我们自己。带
着有情绪的眼光看错误.错误住住会被放大.这就和在浓重中看
事物是一个道理……谨慎而有分量的惩罚,受罚者才会更乐意接
受,效果往往也会更好;相反,如果暴怒时惩罚别人,受罚的一
方就会觉得他受到的惩罚不公正,为了为自己辩护,他会列举出
主人失当的举止。”
    蒙田还描述了他在发怒时候的表现:“我发怒时,会尽可能
尽快平息怒火,尽量少吵闹。我会速战速决,言辞激烈,但不会
令人晕头转向.我会口不择言,但不会一直攻击别人的痛处,我
发怒时通常只是说说。我发怒的理由有大有小,对于我来说,发
怒的理由越充分,我的仆人们就越会觉得有利可图。我常常会为
一件小事发怒,不幸的是,当你被控下了悬崖,谁准你下去的,
就变得无关紧要了,你会一落到底,加快速度注下坠落。当我有
重大的理由发怒时,正因为理由非同小可,人人都预料我会大发
雷歪,但我不会,这令我颇感自豪。我会竭力控制自己,不让怒
火爆发出来,那些理由在我脑海中翻腾,威胁我说,一旦你把怒